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高得文章网-分享知识 > 经典语录 > 雪中悍刀行epub下载_雪中悍刀行txt下载

雪中悍刀行epub下载_雪中悍刀行txt下载

来源:经典语录 时间:2019-01-02 点击: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

导语:雪中悍刀行txt下载,无所不能的YYF这一次穿越到《雪中悍刀行》的平行世界中,实力逆天的他会是什么境界的武夫呢?金刚?指玄?天象?还是陆地神仙...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

无所不能的YYF这一次穿越到《雪中悍刀行》的平行世界中,实力逆天的他会是什么境界的武夫呢?金刚?指玄?天象?还是陆地神仙?

我已经老了,饱经兵事摧残的身体终日躺在摇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记忆中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往事如同沉淀于时光中的画面,于无声中风雷动。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将军,没有传说中的白衣胜雪,也没有传说中的天雷绕身。

这是观澜城被蛮族大军围困的第五天,连续击退了蛮人的四次攻城,整座观澜城里都弥漫着绝望的情绪,究竟能不能守下来?

我靠在运石车的轮毂上,双手全是还未愈合的伤口,我也不清楚这几天射出去多少只箭,套在食指上的佩韘早就磨烂了,从身边死去的同伴手上摘下新的换上,大战结束后才发现根本取不下来了,一摘就钻心的疼,正在我呲牙咧嘴的时候,一个人在我身边蹲了下来。

我看到他身上穿的是“枫”字营的盔甲,立刻直起了身子,结果手指撑在地上,又是一阵剧痛。

他笑了笑,问道:“哪里人?”

“楚地澎乡人。”

“还没取媳妇吧?”

我脸红了,他笑道:“等这仗打完了,我带你回江州挑个最俊的姑娘给你做媳妇,怎么样?”

平素里高高在上的“枫”字营长官居然这么平易近人,我有点受宠若惊,试探地问道:“长官,听说枫字营全是一品小宗师境,是真的吗?”

他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全是。”

我有些失望,却看到他狡黠的笑道:“也还有几个金刚境的。”

我双眼放光,问道:“对啊,小将军就在枫字营啊,听说小将军有陆地神仙境呢,真的吗?还有人说大将军特别疼爱小将军,所以才把这只亲兵营取名枫字营的,是真的吗?”

他噗呲一笑,说道:“狗屁不通,枫字营成立的时候,大将军还没成家呢,哪来的疼爱小将军。”

“哦。”我又问道:“那你肯定见过小将军吧?陆地神仙打起架来,是不是跟传说中一样,惊天动地啊?”

他摇摇头说:“哪有那么夸张,其实跟村夫打架差不多,你一拳我一脚,粗鄙的狠。”

“啊!”我大失所望。

“大家都说小将军一袭白衣胜似雪,双掌风雷如星坠,也是假的吗?”我不甘心地问。

他站起身,无奈地说:“白衣服太容易脏了,洗起来很麻烦的。”

城头号角响起,蛮族人的进攻又开始了。

他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兄弟,别忘了江州的约定。”说完他就凭空消失。

我惊的合不拢嘴,自言自语道:“乖乖,见到神仙了。”

 

这一次蛮人没有在号角响起后一拥而上,而是诡异地在城外驻足不前,我看到下方紧闭五日的城门缓缓打开,一列列白衣骏马鱼贯而出。枫字营!真的是枫字营!

我眯起眼睛想在队伍里找到刚刚与我聊天的那位兄弟,就在这时队伍最前列的那人缓缓回首,冲我微微一笑。

我如遭槌击,他,不会就是小将军吧?!

此时蛮族阵中五人陆续升空,为首一人金发赤肤,肩扛一截火红符文的石柱,他一开口,全场如同潮汐崩堤般轰鸣:“姜枫,你居然敢出城迎战,真是可惜了你一世修道,一世念佛,一世凡尘的三世轮回了。”

小将军白衣无风自动,离地飞起,与蛮族五位强者浮于同一高度,不屑地开口道:“今天,我,要,放你妈的血!”

顷刻间无数的云层朝观澜城上方聚集,形成一团旋涡,而旋涡中心的下方正是小将军的位置。

“不要让他聚气!”金发赤肤的蛮族人率先发难,手中石柱遇风即长,一道数十丈的沟壑狠狠砸向小将军。

小将军突然动了,天地万物在那一瞬间失去了颜色,只有一道雷电闪耀全场,奔向蛮人。金发赤肤的蛮人将石柱砸向地面,大地也下沉了几分,无数道涟漪朝外扩散,但小将军却从他身边划过,没受到任何伤害。

另一个红发似火的蛮女双掌推出,一道粗如碗口的雷电朝刚刚停下身形的小将军射去,小将军呵呵一笑,再次化为奔雷游弋在蛮族大军头顶上。

“小贼,哪里跑!”周身墨绿的干瘦蛮人手持短锤,朝空中一划,一个圆形结界出现在小将军前进的线路上。

在刚要撞上结界的瞬间,小将军硬生生拨高数丈,停在结界上空,满脸讥讽地看着干瘦蛮人。

“去死!”一位背后金翼闪闪发光的蛮女手拿长柄战刀,突然闪烁到小将军面前,凭空出现一道锁链要将两人锁在一起。

小将军身形一闪,出现在远离蛮女战将的地方,挑逗地看着衣不蔽体的蛮女。

最后一位蛮人终于结束了吟唱,他干涸的双眼望向天空,奋力一抓,突然间我感觉自己像被无形的手扼住喉咙,屏蔽双耳,无法言语,我四下看去,所有人都如我一样不能动弹。

蛮族五人趁机冲向小将军,但小将军依然是充满自信的模样,在五人将要冲到身前时,小将军身体里突然迸射出耀眼的金光,挣脱了无形的束缚,吼道:“RUA!”

......

历史如云烟,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亲眼见到几次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每每回想起观澜城的那一幕,总觉得不太真实,小将军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这时厨房里传来老太婆的声音:“死老头子,又在做白日梦,赶紧滚过来吃饭。”

我愤愤然起身,说道:“莫要以为是小将军做的媒,你就天天欺负我,改天一定要找小将军说道说道,江州城的女子都是母老虎不成,挑来挑去挑了个母夜叉给我,太委屈我了。”

老太婆讥笑道:“也是老娘当年单纯,被小将军给骗了,守下观澜城全是小将军一人之功,你充其量就站在城头喊两嗓子,结果被小将军说成三声退天象,唉,我命苦啊,唉哟,腰又疼了。”

“哪里,哪里,我来揉揉。”

“死一边去”

往期精彩

决战七千之巅——头翔之战

北冥有鱼,其名为姜

姜乙己——大约他是真的姜了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枫大姜君

在烧烤摊遇见了很像枫哥的人

欢迎水友们踊跃投稿,内容不限文体不限字数不限,一经采用就有稿费哦~

邮箱:yyftougao163.com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2

书名: 雪中悍刀行(1-11册)

作者: 烽火戏诸侯

出版日期: 8月 2016

语言: 中文

格式:azw3

Anthology containing:

雪中悍刀行1,西北有雏凤

雪中悍刀行2,白马出凉州

雪中悍刀行3,春雷闯江湖

雪中悍刀行4,孤身行北莽

雪中悍刀行5,起手撼昆仑

雪中悍刀行6,扶摇上青天

雪中悍刀行 7:白发舞太安

雪中悍刀行 8:剑仙尽低眉

雪中悍刀行 9:新桃换旧符

雪中悍刀行 10:杯酒贺新凉

雪中悍刀行 11:逍遥游春秋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文件

密码: prji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3

作者 烽火戏诸侯

内容简介:    有个白狐儿脸,佩双刀绣冬春雷,要做那天下第一。湖底有白发老魁爱吃荤。缺门牙老仆背剑匣。山上有个骑青牛的年轻师叔祖,不敢下山。有个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    ......

第一章 小二上酒

    北凉王府龙盘虎踞于清凉山,千门万户,极土木之盛。    作为王朝硕果仅存的异姓王,在庙堂和江湖都是毁誉参半的北凉王徐骁作为一名功勋武臣,可谓得到了皇帝宝座以外所有的东西,在西北三州,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宰,只手遮天,翻云覆雨。    难怪朝廷中与这位异姓王政见不合的大人们私下都会文绉绉骂一声徐蛮子,而一些居心叵测的,更诛心地丢了顶“二皇帝”的帽子。    今天王府很热闹,位高权重的北凉王亲自开了中门,摆开辉煌仪仗,迎接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府中下人们只听说是来自道教圣地龙虎山的神仙,相中了痴痴傻傻的小王爷,要收作闭关弟子,这可是天大的福缘,北凉王府都解释成傻人有傻福。    可不是,小王爷自打出生起便没哭过,读书识字一窍不通,六岁才会说话,名字倒是威武气派,徐龙象,传闻还是龙虎山的老神仙当年给取的,说好十二年后再来收徒,这不就如约而至了。    王府内一处院落,龙虎山师祖一级的道门老祖宗捻着一缕雪白胡须,眉头紧皱,背负一柄不常见的小钟馗式桃木剑,配合他的相貌,确实当得出尘二字,谁看都要由衷赞一声世外高人呐。    但此番收徒显然遇到了不小的阻碍,倒不是王府方面有异议,而是他的未来徒弟犟脾气上来了,蹲在一株梨树下,用屁股对付他这个天下道统中论地位能排前三甲的便宜师傅,至于武功嘛,咳咳,前三十总该有的吧。    连堂堂大柱国北凉王都得蹲在那里好言相劝,循循善诱里透着股诱拐,“儿子,去龙虎山学成一身本事,以后谁再敢说你傻,你就揍他,三品以下的文官武将,打死都不怕,爹给你撑腰。”    “儿啊,你力气大,不学武捞个天下十大高手当当就太可惜了。学成归来,爹就给你一个上骑都尉当当,骑五花马,披重甲,多气派。”    小王爷完全不搭理,死死盯着地面,瞧得津津有味。    “黄蛮儿,你不是喜欢吃糖葫芦吗,那龙虎山遍地的野山楂,你随便摘随便啃。赵天师,是不是?”    老神仙硬挤出一抹笑容,连连点头称是。收徒弟收到这份上,也忒寒碜了,说出去还不被全天下笑话。    可哪怕位于堂堂超一品官职、在十二郡一言九鼎的大柱国口干舌燥了,少年还是没什么反应,估计是不耐烦了嫌老爹说得呱噪,翘起屁股,噗一下来了个响屁,还不忘扭头对老爹咧嘴一笑。    把北凉王给气得抬手作势要打,可抬着手僵持一会儿,就作罢。一来是不舍得打,二来是打了没意义。    这儿子可真对得起名字,徐龙象,取自“水行中龙力最大,陆行中象力第一,威猛如金刚,是谓龙象”,别看绰号黄蛮儿的傻儿子憨憨笨笨,至今斗大字不识,皮肤病态的暗黄,身形比较同龄人都要瘦弱,但这气力,却是一等一骇人。    徐骁十岁从军杀人,从东北锦州杀匈奴到南部灭大小六国屠七十余城再到西南镇压蛮夷十六族,什么样膂力惊人的猛将没有见过,但如小儿子这般可天生铜筋铁骨力拔山河的,真没有。    徐骁心中轻轻叹息,黄蛮儿若能稍稍聪慧一些,心窍多开一二,将来必定可以成为陷阵第一的无双猛将啊。    他缓缓起身转头朝龙虎山辈分极高的道士尴尬一笑,后者眼神示意不打紧,只是心中难免悲凉,收个徒弟收到这份上,也忒不是个事儿了,一旦传出去还不得被天下人笑话,这张老脸就甭想在龙虎山那一大帮徒子徒孙面前摆放喽。    束手无策的北凉王心生一计,嘿嘿道:“黄蛮儿,你哥游行归来,看时辰也约莫进城了,你不出去看看?”    小王爷猛地抬头,表情千年不变的呆板僵硬,但寻常木讷无神的眼眸却爆绽出罕见光彩,很刺人,拉住老爹的手就往外冲。    可惜这北凉王府出了名百廊回转曲径千折,否则也容不下一座饱受朝廷清官士大夫们诟病的“听潮亭”,手被儿子握得生疼的徐骁不得不数次提醒走错路了,足足走了一炷香时间,这才来到府外。    父子和老神仙身后,跟着一帮扛着大小箱子的奴仆,都是准备带往龙虎山的东西,北凉王富可敌国,对儿女也是素来宠溺,见不得他们吃一点苦受一点委屈。    到了府外,小王爷一看到街道空荡,哪里有哥哥的身影,先是失望,继而愤怒,沉沉嘶吼一声,沙哑而暴躁,起先想对徐骁发火,但笨归笨,起码还知道这位是父亲,否则徐骁的下场恐怕就得像前不久秋狩里倒霉遇到徐龙象的黑罴了,被单枪匹马的十二岁少年生生撕成两半。他怒瞪了一眼心虚的老爹,掉头就走。    不希望功亏一篑的徐骁无奈丢给老神仙一个眼神。龙虎山真人微微一笑,伸出枯竹一般的手臂,但仅是两指搭住了小王爷的手腕,轻声慈祥道:“徐龙象,莫要浪费了你百年难遇的天赋异禀,随我去龙虎山,最多十年,你便可下山立功立德。”    少年也不废话,哼了一声,继续前往,但玄妙古怪的是他发现自己没能挣脱老道士看似云淡风轻的束缚,那踏出去悬空的一步如何都没能落地。    北凉王如释重负,这位道统辈分高到离谱的上人果真还是有些本事的,知子莫若父,徐骁哪里不知道小儿子的力道,霸气得很,以至于他都不敢多安排仆人女婢给儿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捏断了胳膊腿脚,这些年院中被坐坏拍烂的桌椅不计其数,也亏得北凉王府家底厚实,寻常殷实人家早就破产了。    小王爷愣了一下,随即发火,轻喝一声,硬是带着老神仙往前走了一步,两步,三步。头顶黄冠、身披道袍的真人只是微微咦了一声,不怒反喜,悄悄加重了几分力道,阻止了少年的继续前行。    如此一来,徐龙象是真怒了,面容狰狞如同一只野兽,伸出空闲的一只手,双手握住老道士的手臂,双脚一沉,咔嚓,在白玉地板上踩出两个坑,一甩,就将老道士整个人给丢掷了出去。    大柱国徐骁眯起眼睛,丝毫不怕惹出命案,那道士若没这个斤两本事,摔死就摔死好了,他徐骁连不可一世的西楚王朝都给用凉州铁骑踏平了,何时对江湖门派有过丝毫的敬畏?天下道统首领龙虎山又如何?所辖境内数个大门大派虽比不上龙虎山,但在王朝内也属一流规模,例如那数百年一直跟龙虎山争那道统的武当山,在江湖上够超然了吧,还不是每年都主动派人送来三四炉珍品丹药?    老道士轻轻飘荡到王府门口的一座两人高汉白玉石狮子上,极富仙人气势。光凭这一手,若是搁在市井中,那还不得搏得满堂喝彩啊。    这按照北凉王世子即徐骁嫡长子的那个脍炙人口的说法,那就是“该赏,这活儿不简单,是技术活”,指不定就是几百几千银票打赏出去了,想当年世子殿下还没出北凉祸害别人的时日,多少青楼清伶或者江湖骗子得了他的阔绰赏钱。    最高纪录是一位外地游侠,在街上一言不合与当地剑客相斗,从街边菜摊打起打到湖畔最后打到湖边凉州最大鹞子溢香楼的楼顶,把白日宣——淫的世子给吵醒了,立马顾不得白嫩如羊脂美玉的花魁小娘子,在窗口大声叫好,事后在世子殿下的掺和下官府非但没有追究,反而差点给那名游侠送去凉州好男儿的大锦牌,他更是让仆人快马加鞭送去一大摞整整十万银票。    没有喜好玩鹰斗犬的世子殿下的大好陵州,可真是寂寞啊。正经人家的小娘们终于敢漂漂亮亮上街买胭脂了,二流纨绔们终于没了跟他们抢着欺男霸女的魔头了,大大小小的青楼也等不到那位头号公子哥的一掷千金了。    北凉王徐骁生有二女二子,俱是奇葩。    大郡主出嫁,连克三位丈夫,成了王朝内脸蛋最俏嫁妆最多的寡妇,在江南道五郡艳名远播,作风放浪。    二郡主虽相貌平平,却是博学多才,精于经纬,师从上阴学宫韩谷子韩大家,成了兵法大家许煌、纵横术士司马灿等一干帝国名流的小师妹。    徐龙象是北凉王的最小儿子,相对声名不显,而大儿子则是连京城那边都有大名声的家伙,一提起大柱国徐骁,必然会扯上世子徐凤年,“赞誉”一声虎父无犬子,可惜徐骁是英勇在战场上,儿子却是争气在风花雪月的败家上。    三年前,世子殿下徐凤年传言被脖子上架着刀剑撵出了王府,被迫去学行关中豪族年轻后辈及冠礼之前的例行游历,一晃就是三载,彻底没了音信,陵州至今记得世子殿下出城时,城墙上十几号大纨绔和几十号大小花魁眼中含泪的感人画面,只是有内幕说等世子殿下走远了,当天,红雀楼的酒宴便通了个宵,太多美酒倒入河内,整座城都闻得见酒香。    回到王府这边,心窍闭塞的小王爷奔跑冲向玉石狮子,似乎摔一个老头子不过瘾,这次是要把碍眼的老道连同号称千钧重的狮子一同摔出去。    只是他刚摇晃起狮子,龙虎山老道便飘下了来,牵住少年的一只手,使出真功夫,以道门晦涩的“搬山”手法,巧妙一带,就将屈膝半蹲的少年拉起身,轻笑道:“黄蛮儿,不要闹,随为师去吧。”    少年一只手握住狮子底座边角,五指如钩,深入玉石,不肯松手,双臂拉伸如猿猴,嘶哑嚷着:“我要等哥哥回来,哥哥说要给我带回天下第一美女做媳妇,我要等他!”    位极人臣的大柱国徐骁哭笑不得,无可奈何,望向黄冠老道,重重叹气道:“罢了,再等等吧,反正也快了。”    老道士闻言,笑容古怪,但还是松开了小王爷的手臂,心中咂舌,这小家伙何止是天生神力,根本就是太白星下凡嘛。    不过,那个叫徐凤年的小王八蛋真的要回来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想当年他头回来王府,可是吃足了苦头,先被当成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不说,那才七八岁的兔崽子直接放了一群恶犬来咬自己,后来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进了府邸,小王八玩意就又坏心眼了,派了两位娇滴滴的美娇——娘三更半夜来敲门,说是天气冷要暖被子,若非贫道定力超凡脱俗,还真就着了道,现在偶尔想起来,挺后悔没跟两位姑娘彻夜畅聊《大洞真经》和《黄庭经》,即便不聊这个,聊聊《**心经》也好嘛。    黄昏中,官道上一老一少被余晖拉长了身影,老的背负着一个被破布包裹的长条状行囊,衣衫褴褛,一头白发,还夹杂几根茅草,弄个破碗蹲地上就能乞讨了,牵着一匹瘦骨嶙嶙的跛马。小的其实岁数不小,满脸胡茬,一身市井麻衫,逃荒的难民一般。    “老黄,再撑会儿,进了城回了家,就有大块肉大碗酒了,他娘的,以前没觉得这酒肉是啥稀罕东西,现在一想到就嘴馋得不行,每天做梦都想。”瞧不出真实年龄的年轻男人有气没力道。    仆人模样的邋遢老头子呵呵一笑,露出一口缺了门牙的黄牙,显得贼憨厚贼可笑。    “笑你个大爷,老子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年轻人翻白眼道,他是真没那个精神气折腾了。    两千里归途,就只差没落魄到沿路乞讨,这一路下水里摸过鱼,上山跟兔子捉迷藏,爬树掏过鸟窝,只要带点荤的,弄熟了,别管有没有盐巴,那就都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一顿饭了。期间经过村庄试图偷点鸡鸭啥的,好几次被扛锄头木棍的壮汉追着跑了几十里路,差点没累死。    哪个膏粱子弟不是鲜衣怒马威风八面?    再瞧瞧自个儿,一袭破烂麻衣,草鞋一双,跛马一只,还不舍得宰了吃肉,连骑都不舍得,倒是多了张蹭饭的嘴。    恶奴就更没有了,老黄这活了一甲子的小身板他光是瞅着就心慌,生怕这行走两千里路哪天就没声没息嗝屁了,到时候他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还得花力气在荒郊野岭挖个坑。    尚未进城,城墙外头不远有一个挂杏花酒的摊子,他实在是精疲力尽了,闻着酒香,闭上眼睛,抽了抽鼻子,一脸陶醉,真贼娘的香。一发狠,他走过去寻了一条唯一空着的凳子一屁股坐下,咬牙使出最后气力喊道:“小二,上酒!”    身边出城或者进城中途歇息的酒客都嫌弃这衣着寒碜的一主一仆,刻意坐远了。    生意忙碌的店小二原本听着声音要附和一声“好嘞”,可一看主仆两人的装束,立即就拉下脸,出来做买卖的,没个眼力劲儿怎么样,这两位客人可不想是掏得出酒钱的货色,店小二还算厚道,没立马赶人,只是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笑脸提醒道:“我们这招牌杏花酒可要一壶二十钱,不贵,可也不便宜。”    若是以前,被如此狗眼看人低,年轻人早就放狗放恶奴了,可三年世态炎凉,过习惯了身无分文的日子,架子脾气收敛了太多,喘着气道:“没事,自然有人来结账,少不了你的打赏钱。”    “打赏?”店小二扯开了嗓门,一脸鄙夷。    年轻人苦笑,拇指食指放在嘴边,把最后那点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吹了一声哨子,然后就趴在简陋酒桌上,打鼾,竟然睡着了。店小二只觉得莫名其妙,唯有眼尖的人依稀瞧见头顶闪过一点影子。    一头鹰隼般的飞禽如箭矢掠过城头。    大概酒客喝光一碗杏花酒的时光,大地毫无征兆地轰鸣起来,酒桌摇晃,酒客们瞪大眼睛看着酒水跟着木桌一起晃荡,都小心翼翼捧起来,四处张望。    只见城门处冲出一群铁骑,绵延成两条黑线,仿佛没个尽头。尘土飞扬中,高头大马,俱是北凉境内以一当百名动天下的重甲骁骑,看那为首扛旗将军手中所拿的王旗,鲜艳如血,上书一字,“徐”!    乖乖,北凉王麾下的嫡系军。    天下间,谁能与驰骋辗转过王朝南北十三州的北凉铁骑争锋?    以往,西楚王朝觉得它的十二万大戟士敢逆其锋芒,可结果呢,景河一战,全军覆没,降卒悉数坑杀,哀嚎如雷。    两百精锐铁骑冲刺而出,浩浩荡荡,气势如虹。    头顶一只充满灵气的鹰隼似在领路。    两百铁骑瞬间静止,动作如出一辙,这份娴熟,已经远远超出一般行伍悍卒百战之兵的范畴。    正四品武将折冲都尉翻身下马,一眼看见牵马老仆,立即奔驰到酒肆前,跪下行礼,恭声道:“末将齐当国参见世子殿下!”    而那位口出狂言要给打赏钱的寒酸年轻人只是在睡梦中呢喃了一句,“小二,上酒。”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阅读过程中点击手机右上角后选择复制链接,发送到小说堂公众号可保存进度

阅读原文免费阅读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4

雪中悍刀行

烽火戏诸侯

  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青衣-

     这一座大大的江湖,包罗许多的人物和风骨。人情、世态,折射出现实中的我们。毫不夸张的说,即使只看单章,亦不会觉得茫然或不知所云,这个大到囊括两座庙堂的江湖,正是由这无数个小片面织成。

     细细品味,确是能令人获益良多。无论是生生折断整座江湖武人脊梁的人屠大将军,还是家世彪炳的世子殿下,待人接物,丝毫不见傲气。前有老卒许涌关,现有卖绿蚁酒老人,中间更有无数地地道道的凡夫俗子,大柱国却是一如普通富家翁般与他们兄弟相称,不是很多主角喜欢做的扮猪吃老虎,而是确确实实的自降身段。

     或许,正因如此,三十万北凉铁骑只认北凉王,而不识赵家天子。 许多退役老卒觉得能近大将军百丈内,一死而无憾。或许他们一生愤愤不平的只有一件事,大将军为何不做那唾手可得的皇帝?

     徐字王旗下,鱼龙鼓响;
     老卒许涌关,死于安详。

     千真万确的安详,朝思暮想的大柱国自己早已与之把酒言欢,共唠家常。

     每每打出书名,总让我想起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故事。而这本书好像也和《水浒传》的这个经典故事一样,透露着丝丝无奈与点点忧伤。而徐凤年也和林冲一样,不得已在命运的驱驶下,在雪中孤独的行走。

     这里的江湖,没有江湖气,又充满了江湖气。江湖里的门派少了江湖的气息,需要依仗朝廷,依靠藩王做后台。少了门派斗争,没了华山论剑,缺了武林大会。魔教不再那么狰狞,正派也不再那么道貌岸然。这样的江湖似乎真的少了点什么。这座江湖好像又是真正的江湖。其中充满了江湖人的重情重义,充满了江湖人的豪情万丈,充满了闯荡江湖的踌躇满志与悲凉心酸,当然里面也有勾心斗角和阴谋欺诈……

     这是雪中的江湖,是总管心中的江湖。

    武林中的宗师少了高高在上的出尘气质,多了世俗里的柴米油盐。穿羊皮袄喜欢抠脚的剑神老头,缺门牙爱喝黄酒却还计较铜板的老黄,与徒弟比尿尿的武当掌教……

     正如书里说的仙子难道不要拉屎撒尿吗。武林里的小人物没了一晃就过的路人气息,增添了一份义气与洒脱。温华的宁自残也不弑友,慷慨赴北凉的酒友沈长庚,暗恋女神朴实木讷的王大石,也有一群或狡诈或残忍还有二傻的反派小人物。当然江湖里总有潇洒风流或多情的大侠人物。曹官子甘愿用自己最美好的韶华守护着他心中那个最美的女子,并为了她女儿继续为复国操心。轩辕敬城因那份傻傻的真情,隐忍数十载,为女儿一怒入儒圣,与轩辕大磐一同赴轮回。李剑神也因为那个绿袍女子画地为牢,自封于观潮阁下……多么风流的江湖,多么精彩的江湖。

     庙堂上,离阳与北凉的勾心斗角,首辅与藩王的敌对角斗,谋士和谋士间阴谋与阳谋的比拼,皇帝和宰相的权力对立……谁对谁错,哪有定论。为社稷为苍生就够了吧。可是一句为百姓,看似简单何其难。张巨鹿为百姓操劳一生,落得惨死狱中。与他的原型张居正一样,死后家族亦被诛连。北凉王戎马一生,虽官至极品,却处处被辱骂被弹劾,忠心可鉴,可不免猜忌,虽善终,但人屠之名万世遗臭。何谓清官忠臣,奸宦佞吏,不知不知。

     纷乱的天下,谁又能守住那颗本心?北凉的老卒会的,不管是为了天下,还是仅仅为了一个家,都会无所畏惧地去赴死。忧国忧民的士人会的,政敌是一回事,天下又是一回事,真正心忧天下的人不会因私仇而蒙蔽双眼。北凉王会的,不为皇帝,不为朝廷,甚至不为天下,只因为父亲,只因为自己所爱的北凉。武林中的好汉会的,只因为他们是江湖人。 温华伸出独臂,揉了揉脸,才发现自己竟然满是泪水,咧嘴笑了笑,竭力朝京城那边喊道:“小年,咱哥俩就此别过,认识你,老子这辈子不亏!你小子以后他娘的敢没出息,没有天下第一的出息,把兄弟那份一起算上,老子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 温华艰辛地嘿嘿笑道:“也就说说,哪能真不把你当兄弟。”

     这一段,让我第一次因网络小说而泪目。吴鼎不理解温华为何宁断臂断腿也不愿害兄弟,是啊世上哪有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呢,可总有比自己的腿,胳膊更重要的东西啊,只不过人们不承认罢了。心爱的女子,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梦想,授业的恩师哪里比的上自己与柿子的友情。一个真心的朋友无论金山银山都不换。(无理的插入这段,只因感触较深,不同意的话无视就好)

     一人走江湖,是恣意的洒脱还是孤独?一人入北莽,诛杀众多高手,铸成传奇,看似潇洒,又有谁感受到烽火字里行间的那股忧伤和孤独。因为柿子是真武转世,与他有关连的人都可能遭劫难,所以性情凉薄吗?当柿子身边走了徐嬰时,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悲哀;当柿子看到那仙女下凡来救他时,我能想象柿子是多么开心:他或许真的不是一个人。 风流男子总多情,女子无情亦有情。雪中里各种情字令人潸然泪下。哥们间永不相叛的友情,兄弟间互依互守的亲情,江湖里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情,军营里同生共死的战友情……当然爱情是永久的话题,肯定少不了。不过雪中似乎把它写的很淡,可是又好像恰到好处。芦苇蕩里,有个苦苦等待心上人回去迎娶她的女子;温婉的江南道有个穿红衣的女子,等着前世的有缘人与她骑鹤翩舞;西北大漠,还有个愿来世生的再漂亮些能够继续服侍那个他的悲苦女子……情情情,永远是江湖的最美基调。

     好了好了,我也不想再写了,最后在这里感谢烽火,感谢他给我们带来的江湖,更是天下的滋味。

雪中悍刀行txt下载5

.

背景音乐:北凉歌

歌词:神圣经典

演唱:夜猫

视频制作:昆仑奴(巨根叔)

编辑审核:biggod22,桃夭夭

微信图文发布:资料整理与图文组(有意者可咨询加入,咨询QQ:2222165587)

---------------------------

烽火戏诸侯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768167034

烽火戏诸侯俱乐部微博:http://weibo.com/u/3545867797

欢迎关注烽火戏诸侯微信公众平台:fenghuo1985



高得文章网-分享知识 www.gdlsz.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高得文章网-分享知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